• May 7, 2013

    Gin and Tonic

    Tag:

    一支送葬的队伍从我眼前经过,分不清此刻是白昼还是黑夜,队伍稀稀拉拉似乎又一个接着一个怎麽也走不完。我牵着他的手准备到马路对面去,我们刚刚游完泳,我穿着黑色的连体游泳衣,整个腿都暴露在外面,那时我一直责备自己,没有仔细的刮干净腿上的汗毛,以至于它在强光下在你的眼前显得特别的刺眼。不知道他们在吹奏什麽乐曲,没有葬礼的悲伤音调,也绝对不是欢庆时的高昂。我像是幻想中认真的走遍拿骚大街那样走着,我想去马路对面的门市部喝一杯解渴的东西。

  • Sep 16, 2011

    夏天终于滚蛋了

    Tag:

    我一直不更新博客,是因为我在等一个新的开始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从来都是干不了任何事情的。

  • Jun 6, 2011

    fourteen or twenty-six?

    Tag:

    一个人在去十四层的途中,却意外到了二十六层,但这在我看来确实是符合逻辑的。

    二十六层的电梯里非常特别,宽敞明亮,它的亮让我惊讶,它不是以瓦度来计算的,它说的是色温,约高达4千。我欲乘梯下,与两个护士一个病人同行。途中我碰伤了病人的腿,于是赔偿X币30交给两个护士。究竟是什麽币呢,不太清楚,前意大利?X币上那个伟人头像是阿尔·帕西诺。

  • Feb 20, 2011

    感觉昨天还是26

    Tag:

    下午我出门买桌布,我想买一块孝布一样的白色,可惜没买到,只好买了一块乳白色~~幸好晚上灯光下,也挺像孝布。在这块近似于孝布的白布上,我觉得很难过,不知道为什麽。也许我知道,但是不敢说。

  • Apr 25, 2010

    两少女在天台上练剑

    Tag:

    梦见两个少女在天台的帐篷旁边练剑,一个少女从别处赶来,另一个少女就是我。帐篷就是我的家,今天早晨的鬼风真大。剑身稍短,桃木刻的,在清明节前后,室外练习时比较辟邪呀~~

  • Apr 25, 2010

    眼见为实

    Tag:

    今天我去山上踏青,在药师殿看见了爷爷。十四年没见,他变得又胖又年轻,连胡子也变成了黑色。我不停地回头看他,他也一直盯着我看。看着他崭新的僧服,为了不打扰他继续念经,我迅速离开了大殿,走到山谷里照一张相~~

  • 少女小寻

    我上午做了一个梦
    梦见全世界的人都走在大街上
    彩色的是活人
    黑白的是死人
    死人只要用石头一砸
    就会倒在地上
    就不会在大街上乱走了
    开始捡的都是大石头
    那些死人一砸就倒
    后来捡的都是小石头
    要砸好几次才能砸倒
    我一边走一边砸
    我就是这麽做的都快累死了
    我白天睡觉
    会做很多这样的梦
    我就砸啊
    一边跑一边捡地上的石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