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ay 7, 2013

    Gin and Tonic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finnegan-logs/233127437.html

    一支送葬的队伍从我眼前经过,分不清此刻是白昼还是黑夜,队伍稀稀拉拉似乎又一个接着一个怎麽也走不完。我牵着他的手准备到马路对面去,我们刚刚游完泳,我穿着黑色的连体游泳衣,整个腿都暴露在外面,那时我一直责备自己,没有仔细的刮干净腿上的汗毛,以至于它在强光下在你的眼前显得特别的刺眼。不知道他们在吹奏什麽乐曲,没有葬礼的悲伤音调,也绝对不是欢庆时的高昂。我像是幻想中认真的走遍拿骚大街那样走着,我想去马路对面的门市部喝一杯解渴的东西。

    分享到: